1497642_566951450046920_77375452_n  

 

      篆刻肖形印   來楚生之作品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

    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注釋:

1. 天下有道  天下有道與天下太平不一樣,天下若有道,必定 

       太平,舉國上下相信道的存在,依存於道,依道奉  

       行,見素抱樸,甘之如飴,沒有奢靡之風。如果像 

       現在天下太平卻無道,競相追逐奢靡,詐術當道,

       你爭我奪,利字當頭,上下交征利,太平只是假象,

       潛藏著爆發戰爭的危機。

2.走馬以糞  天下有道就像大自然各自順性維生,馬行走於田間

      ,幫助人類耕田或運輸。而無道的世間,馬變成戎馬

      ,參與人類之戰爭,不得休息,母馬甚至於荒郊生產

      ;現在科技當道,牛馬不再被需要幫忙田事,卻依然

      被人類利用來當生財之工具,不得其生之本然。

3.知足之足  知足常被某些人用來勸化人心,但也引來爭辯,知

       足的底線何在?是消極怠惰的藉口?沒有依據的標

            準,各說各話。所以知指的是合乎道的知,而非一般

      人所自想的知,這樣的知足不是怠惰的藉口,也不是

      滿足私欲的狡辯。所以說是常足,常是道之特性,這

      種知足有其恆常之定性,不會朝三暮四的隨興更動知

      足之底線。

 

 

 

譯解:

   當天下人相信道的存在,能依道奉行,享受質樸的安和樂利

,奔馳於戰事的戎馬可以停歇止息下來,與人類和平共處,協助人

類耕田運輸,貢獻其力於人類,從人類行為之間去感受道之和諧性

。但是,人類的欲望無法被滿足時,道被否定,唯有武力才能滿足

私欲暢行時,無辜的馬被大量繁殖用於戰場,人類包裝了戰爭的神

聖意義,迫使戎馬參與人類之戰爭,面對人類互相殘殺的兇狠暴戾

之氣,乃至母馬也不得歇息而生產於荒郊,這不同於野馬生產於荒

野,心境也存於動物之間。

  人生的災禍莫大於不知足,不知足引動了平靜的心進入險境,

甚至勾勒出忌妒與仇恨來掩飾自己的失道失德。人生的罪過莫大於

貪得,一念之差可以毀了一生,貪可以泯滅良知。

  知有許多種類,對於道的知覺有利於生命向上發展,所以依於

道的知足是種心靈的滿足,而不是追逐物欲功名利祿的滿足,自我

向外追求是個無底洞,向內安於道的滿足才能讓心靈恆定下來。

 

 

 

本章之探究:

  「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這句話已道盡古往今來人

間無盡的慘絕事跡之起源,至今仍不斷上演,而且越演越烈,媒體

傳播發達,無盡的誘惑無時無刻在你眼前晃動,不斷勾起你的各類

欲望。孔子說民不患寡而患不均,相比之下,讓許多人方寸大亂,

想盡辦法要滿足己欲。加上科學教育普及,道久已被拋棄,只流傳

於有心人士之間。企圖心被大大鼓勵,經濟利益的爆量獲得才能滿

足所求,所以各行各業各展神通,無所不用其極。社會動盪,國與

國之間的合縱連橫莫不以利導向,武力與國力強大是背後的依恃,

個人也是如此。這是個無道的假和平世間,戰事隨時可發生,就像

強風暴雨、地震病毒隨時可肆虐一樣,人類寧可眼見國人飢貧當街

,卻不願縮減國防經費,各國都在擴充軍備,不惜花費大把金錢,

對於國人的照顧卻哭窮。而所有的人似乎認為這是正常的,沒有戰

爭的人間是不可能的,綜觀歷史,戰爭是常態,所以要備戰,這已

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次暴風雨就可把人類生活打亂,造成人類所需物質短缺,我

們視之為天災,卻不願相信天災與人心有關,所以年年加劇,風調

雨順已經是遙遠的故事。

  孟子說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也許那個年代放

失的心好像放風箏,還可拉回來,現代放失的心已被火箭送往外太

空,拉不回來了。所以飄盪於虛空的遊魂越來越多,真的是「其出

彌遠,其知彌少」,道若找回,慎獨的工夫就會被教化與肯定,自

律的人生遠離不知足與欲得,孔子說的「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

」也就可理解了。得失之間若無道的平衡,永遠會偏向私欲。

訓留财於子孫不如留德,德有其因時因地的思考,不如肯定道之存

在,心中有道才能進退有據,才能正視慎終追遠,生死放在心頭、

生命有其本源,如是思維,人生不至於太放蕩不拘、為所欲為。人

與萬物之間的情感與手足之情若找回,天災地變與戰爭不會與人為

 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也乎 的頭像
也乎

問風部落格

也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