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Ashlynn    iceland  

     photo    Ashlynn             iceland

 

 

 

 

 

一. 略談中庸:

  中庸成書於戰國後期至秦漢初(陸續添補),上篇1-20前半段

是子思所作,其後是門弟子與後人所補述。(這個論點是根據徐復

觀先生所說。)另說,前二十篇是子思承孔子之言而述,之後13

篇是子思所自言。不管中庸的作者是誰,都無損於中庸之內容。子

思雖然是孔子的孫子,最晚在子思五歲之前,孔子已去世,所以子

思不可能親聞或受教於孔子,頂多也只是從文獻去研究孔子的思想

。(孔子的父親叔梁紇為了傳子嗣娶了年輕的三姨太顏徵在,六十

四歲時生下孔子,孔子三歲時,父親去世;孔子的兒子孔鯉五十歲

去世之前生下子思,隔兩年孔子也走了。)本篇論述採取傳統所說

中庸是子思的著作。

 

  中庸的中是不偏不倚、公正無私之意,過猶不及,遊走兩端或

有所偏向某一領域都不對,古聖人大都走中道,只是其道不一樣,

所以強調的內容也不一樣。庸是平常之意,也就是道理要落實到日

常生活中去實踐,孔子所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時習就是經常去

實踐,變成一種習慣,能夠達到求仁得仁是最好的。

  中庸與道在平常日用中意思一樣,也就是強調在日常生活中去

實踐不偏不倚之中道以及天道之真誠意義(誠者,天之道;誠之者

,人之道。)所以說「修身則道立」,甚至是「極高明而道中庸」

(明則誠矣,極高明即是下學而上達的體道者也要把適中的誠道落

實到平常日用;誠必須實踐出來,而非只是內心的自得與自持

,如此而實踐了「道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猶如孔子所說

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

沛必於是」孔子的時代禮樂崩壞徒具形式,缺乏了人類可貴的

真性情,所以特別標舉出仁做為道之中心來喚醒人性的慈心仁愛。

中庸已是戰國後期的戰亂時代,人性的真誠盡失,彼此猜忌、爭

奪,所以特別標誠做為道之中心思想,喚醒人性中可貴的真誠,

以此真誠之心實踐於平實的日常生活中,所以列舉許多實際的人倫

之道以供參考。

 

  中庸之為德,其至矣乎。民鮮能久矣。——論語雍也篇

 論語也很少提到中庸一詞,中庸把學而時習之的中心內容標舉出

來,雖有別於孔子的吾道一以貫之的以仁作為中心思想,不過徐復

觀先生認為基本上中庸還是以仁為內容。中庸有見於學子雖多,但

並無把所學落實到日常生活,僅只是學問而已。所以把中庸的重要

性刻意標舉出來,更何況是處在戰國時代,人心惶惶。

   孔子說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

『中庸的誠以孟子而言:乃仁心之全體呈現,而無一毫私念雜入其 

 中的意思。

孟子融合了孔子的仁與中庸的誠而言:萬物皆備於我矣(此即是天

下歸仁);反身而誠,樂莫大焉。強恕(忠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徐復觀 中國人性論史

 

子思把中庸看作是孔子思想的中心,不管是仁、忠恕或誠都必須落

實到日常生活中去實踐,務必做到念茲在茲,沒有空窗期的閃避空

所以作中庸一書加以闡述論語所沒有詳談的性與天道以及中庸

之道,作為學問與人性發展的根源。

 

  論語的字只做一般解釋,中庸下篇何以要特別拈出字?誠

 是真實無妄,既可象徵天命之謂性的真實性,又可表達出仁的根本

必須立基於真實無妄。所以誠連接了性、天道與人(誠者,天之道;

誠之者,人之道)孔子的性道仁是一體,中庸的性道誠是一體

是性之德也,所以至誠可以盡性。性是指宇宙萬物之本源,天命之

謂性,自立自成是天之所命,也可說是本質本性亦可說是第一因

、道、本心本性(佛性、空性、真如)、一切萬有、上帝之所本

( p.s曾仰如先生在其《形上學一書中,將宇宙的本體稱為「基

本原理」或「第一原理」;所謂「第一原理」即:

    任何物不管在甚麼方式或情形下從此而來者也

 最基本原理或第一原理又叫做自明原理它們所含的真理不需要

證明或推理作用,就可一目了然。)

 

 

二.天命與性何所指:

 「天生蒸民、天生萬物」,古中國是創造論,老莊及孔子、中庸

也都是創造論。這個創造論傳統已被有意或無意以及客觀環境和佛

學融入中國人心中而逐漸模糊掉。尤其是萬法歸一、五教同源的論

調,讓大家誤以為生命的共同歸趨是返鄉、與存在合一、與道合一

或上天堂、求生淨土乃至最終的涅槃解脫。人世間變成不值得留戀

的中繼站,悟道者都如莊子成為人世的旁觀者、是化外之民,享受

無用之大用以逍遙遊於太虛之境。中國古老的訓示「茍日新、日日

新、又日新。作新民」,這種積極的入世作為被視為不究竟。所以

要了解古老文化的傳承,必須從賽斯所說來理解。人世間不是虛幻

的物質現象,而是有其積極的創造意義,從價值完成的實現(試圖

以所有可能的變奏完成它自己的潛能)才能體會又日新的真精神。

由此而了解靜坐往內走的意義,往內並非沉醉於合一忘我,也非心

齋坐忘,而是要了解基本內在宇宙法則與內我天生具有的知識,幫

助人類意識的擴展,所以理性自我必須在場認知所發生的一切,才

能應用於人世間,而不是如傳統把理性自我摒棄於外,視其為假

我,只會搗亂障蔽真性。

  賽斯因為強調人生要走向價值完成的方向,所以往內走的性質

就不一樣。在輕度出神的狀態下,唯一的必要性是,你准許自己不

移走自我,而是更進一步,讓你自己能夠看到自我的內在,並且穿

過它。讓意識的自我保留它的記憶是可能而且鐵定有益的由於

自我和潛意識之間沒有真正的區隔,所以自我的知識和潛意識的知

識在任何情況下都是融和的但要達到真正的效果,就不應該企圖

隱藏潛意識的知識,不讓自我知道。我試圖做的是,增強你們的外

在人格處理外在世界的能力,同時教導內我自發和自由。這可是一

項大工程呢。

  外在人格(自我)必須是一個強大又有彈性的架構,既能夠除

去他的界限,給內我自由,又強大到可以反彈回來,維持它對外

在經驗的控制。這當然是一種訓練。

 

中庸第一章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

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

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

獨也。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

也者,天下之大本;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

位焉,萬物育焉。

 

 

 中庸第一句話天命之謂性,天命如果沒弄懂,如何理解整部中庸

所說?就像孔子五十知天命,知什麼天命?如果沒弄懂,如何談孔

子的後半生?

 

 性即是老子所說的道,指創生宇宙萬物的本體而言天命之謂性

等同於道法自然,天命與自然都是自立自成之意(就像基督神學立

上帝為第一因,而上帝也是自立自成)都是對於創造本體如何而產

生?何所依的終極解釋。否則沒完沒了的問下去,就無法立論了。

至於何以能自立自成?已超出人類可以求解的能力範圍。自立自

成,賽斯稱之為自發性,是基本內在宇宙的法則之一,它不是無中

生有,當然也是被創,而一切萬有也不知其所來自,有如老子所說

「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作為我們所知的宇宙人生之第一

原理的道是本於道法自然而創造。因而天之所命的自立自成就是總

原理。如此,人要依循道性修身養性才有個依據。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

可得而聞也。」──公冶長 (春秋時代的性已有本性、本質之意

 「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憲問

  孔子五十而知天命不同於君子有三畏之畏天命。

 

「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陽貨)

 天命,自立自成自然之意,雖無人管制,天體運行卻井然有序,

大自然也是四時有序,萬物自生自存。人類經由各種管理卻是最亂

最無秩序的。所以孔子才說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社

會之紊亂乃因人忘失內在之仁性,所以人如果能自制有秩序,就能

達到世界大同、萬物一體,歸仁則能成己成物。(學不厭而誨不倦

就是成己成物--述而)

 

 孔子言性與天道的性也是天命之謂性的性孔子五十知天命,到

底知什麼天命,變成一個謎題。知天命即是知性,也就是後來所說

的「朝聞道,夕死可矣」的道,孔子從此對於原先創造本體的「性」

改稱呼為道。知天命也就是了悟道乃自立自成。這必須回顧孔子所

說的「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四時更迭,

萬物生滅輪轉,一切似乎都這麼自然,所以孔子也體會到本體創造

自然無為、無干涉,大概也更加理解老子的思想。所以五十一歲

時再度拜訪老子,大概是求證自己之體悟,因而歸結出五十知天

命。這從孔子後期與中庸的終極政治理想可看出與老子的無為而治

的政治理想不謀而合,雖然推廣的內容不一樣,無為不擾民的精神

卻一樣。如中庸第33章末段所說:詩曰:「不顯惟德,百辟其刑之

。」是故君子篤恭而天下平。 詩云:「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

子曰:「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詩曰:「德輶如毛。」毛猶有

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見本文末段之論述)

 

孔子三十四歲問禮於老聃,臨辭時,老子贈言:「聰明深察而近於

死者,好議人者也;博辯廣大危其身者,發人之惡者也。」也就是

不要仗勢自己的聰明博辯去議論人家或舉發人之短,這樣容易遭殺

身之禍。孔子年輕時比較剛強躁進,五十之後則是溫良恭儉讓

輕時把創造的本體稱為,人倫綱常等稱為道,所以說「人能弘道

非道弘人」,但是五十之後和老子一樣,對於創造的本體改稱

由是而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作易繫辭傳時,寫到「一陰一陽

之謂道」,陰陽被誤解為男女,其實這句話是呼應老子所說的「

物負陰而抱陽」,也就是賽斯所說的架構一(陽,可見之現象)是

架構二(本體界)在物質世界的顯現,或說架構一沉浸在架構二,

兩界是二而一,一而二的關係,老子以母子來形容本體與現象的關

係很貼切。看得見的物質現象,內在有看不見的存在支撐,這就是

一陰一陽或負陰抱陽之本意。因此孔子自謂述而不作,他無法像老

子一樣去闡述本體之道的本質與特性。雖然他與釋迦、基督對於人

生的苦樂都有根本的體悟而論述人生應有之道,但是和釋迦、基督

一樣,只能在求道之工夫實踐上著墨,無法去描述道的生成原理與

本質,人類歷史上只有賽斯與老子能加以描述,老子只能點到為止

,賽斯提供了更多的細節。佛法否定創造的積極意義,往本自具足

的方向闡述。

 

  而性即誠,誠即性,所以說誠者自成,自成即是天命,非被創

而有,與老子所說道法自然一樣,自成、自然也就是賽斯所說的自

發性,這是基本內在宇宙的法則之一。率性是依循此本體之性的特

質而立說的即是道,修習此道即是教化。道不是一般的法制規章,

與人之德行可說是合一的所以必須片刻不離,尤其是自處時更要

注意,起心動念也要留意,細節不能疏忽。中庸的致廣大而盡精微

、莫現乎隱、莫顯乎微。

「誠者,天之道;誠之者,人之道。」與老子的「既知其子,復守

其母」意思一樣。都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然而中庸著重於以真誠之心來建構人倫綱常與社會秩序的道德條

教化百姓,讓百姓有依循效法之道,比較像佛教的以戒為師,

佛教徒在未開悟自立之前,以戒律來軌範引導自己的身心言行。但

老子著重於不言之教與無為之治重點不在規範或擾民,而是防

微杜漸去建構一個優質的見素抱樸的生存環境。甚至說「大道廢,

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絕仁棄義,民復孝慈(沒有仁義的規範,百姓依道而自然發露,

就可免除因六親不合而有的孝慈之道德條目)」,老百姓若能顯露

道性,依道而生活,何須道德條目,有如六祖壇經在無相頌所謂的

"心平何用持戒,行直何用修禪,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

,這是心中的自然發露,無須透過戒律道德條目來強迫或引導。

孔子也無須到了七十歲才說從心所欲不逾矩。莊子也說「道德不廢

,安取仁義?性情不離,安用禮樂?」莊子.馬蹄》,「夫道,

有情有信,無為無形;可傳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見;自本自根,

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大宗師)。 這就是儒家與道家的分

然而人類社會人性的發展卻走到以法治仍無法普遍安份守己的

地步。因為大道仁義皆廢,發展到智慧出有大偽的極端展現,爭出

頭,為了生存無所不爭。台灣甚至是詐騙集團的生產國,外銷到世

界各國繁衍。而中國大陸自古以來即是仿冒的佼佼者。無奸不成商

,孫子兵法,厚黑學等等,老子早就看出華人智慧出有大偽的劣根

性。

不過,老莊對於人性在社會活動所展現的負面現象倒是有點因噎廢

食。關於這一點可能是老莊與佛都認為人世只是藉假修真的虛幻場

所,無須往物質現象去發展,重視的是德行的培養以返真。

老子的、孔子的、中庸的挽救不了中國人代代戰亂的痛苦

 

三.惟天下至誠,唯能盡其性與賽斯的對宇宙義務的承諾:

四. 成己成物

五.中庸所依的道是什麼?如何確認?

六.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與「無為而治」:

 ☆☆中庸惟天下至誠,唯能盡其性與賽斯的對宇宙義務的承諾 中庸之二

 

p.s 無為而治也可參閱道德經第37章之比較 :

    道德經第37章: 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說明了什麼?( 增補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民可使,由之;不可使,

    知之。」與本章之比較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也乎 的頭像
也乎

問風部落格

也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曉悠
  • 喜歡 老子的柔 孔子的仁 中庸的誠
    文章內容很多 改天再來閱讀 感謝分享.
  • 禮失求諸野;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原先的美好失去了,才會出現人間的不如意現象。
    中國人逐漸失去柔、仁、誠,
    徒具軀殼,能不找回來嗎?
    找不回來,所以戰亂不斷。
    老天不眷顧中國人嗎?
    三番兩次派遣聖人下來喚醒人心之善性,
    無奈人類已開步走,只相信自己。

    也乎 於 2017/01/03 13:35 回覆

  • 哲哲
  • 道理要落實到日常生活中去實踐,而不是把道理當教條訴之文章,實踐是真正去做,儘管知易行難,但也要盡心盡力,盡力而為。
    人也不一定因年齡增長而智慧增多,道理是要活到老學到老的。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中庸之道不偏頗,以誠做為道之中心思想,(我心目中的真誠是最美的,以純真純樸之心待人,無貧富差距,外在美醜,學問層次,宗教偏執,階級意識…
    單純是自然的喜悅,人不被外在的錯綜複雜所框架。)

    你以賽斯來詮釋孔子和老子的差別,是很妙的。
    孔子的學說著重在架構一(陽)(現象)
    老子是點出架構二(陰)(本體)和架構一(陽)(現象)的關係。

    但看到孔子,老子的互動,一是入世,一是出世,能彼此交融,難為可貴。
    孔子的問禮也提升靈性的層次。

    生命的實現從生活層次到尋求內心的寧靜自在是一條修行的路,每個人體驗領悟的路不同,但不也殊途同歸。

    老子的道法自然是往內在裡探索,中庸之道是往外顯現,讓人有所依循。

    華人有老子,莊子,孔子……如此智者,何以仍動亂不安,悲哀…

    你的文章實在夠份量,一時也無法消化,寫點小感想,如偏離重點,或雞同鴨講,也請多包涵~

    PS: 我怎麼記成孔子64歲生子,年齡已進入顛三倒四中。
  • 謝謝哲哲願意花時間細心看,還做筆記。
    生命思想的理路不是那麼容易釐清,
    所以幾千年下來,仍然各說各話,
    隨個人的理解,自我抉擇。
    不管任何領域,走進去都會有摸索期,
    何時能真正上路?看自己的努力與體會。
    孔子早婚,二十歲生孔鯉,還有一個女兒許配給自己的學生。

    也乎 於 2017/01/03 13:45 回覆

  • 悄悄話
  • 費甌娜の綺麗世界
  • 來祝福好友 開工大吉 平安喜樂~^^
  • 《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有人也稱它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
    這本書為中國開啟一條科學之路,可惜後繼無力,清朝反其道而行,走向考據辨偽。雖然考據學主張從古經中尋求真理,摒棄主觀,排斥理論而提倡實踐,故稱「樸學」,揚棄了玄談空理,卻落入另一種理論的爬梳,依然在故紙堆中斤斤計較。只好等待走向科技的西方列強來叩關強索。
    百工百業的興起改變了人類的生活,開工大吉是好事,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古訓是積極奮進的,卻被後來的傳統派所淹沒,從此千年如一日。
    人生還是創新的前進,比較符合生命產生的意義。從中得到平安喜樂才是根本之道。
    祝福好友新春攝藝精進、身心舒坦!

    也乎 於 2017/02/07 09:48 回覆

  • 松竹軒
  • 將至誠理念落實在生活當中,中庸之道得以成為生活的標的而不偏頗
    詳讀你的分享獲益良多。
    晚安~~
  • 思想落實到生活中,
    就像畫論落實到畫作一樣,
    都需要技巧的磨練,
    才能得心應手。
    道與藝都是活的,不是死的,
    不能像法律一樣硬套,
    必須適合自己之所需而善加因應。
    充實自己是必要的。
    你的道是什麼?這是人人需要思考的。

    也乎 於 2017/02/13 15:07 回覆

  • 曉悠
  • 看您的文章要頭腦清楚心思敏銳
    最近還沉浸在過年的氛圍~
    孔子說:四十不惑 五十知天命
    但我覺得現在還很迷惑
    更說不上知天命
    應該說大家都沉迷在這塵世
    追求名利金錢而無法自拔
    要做到孔子與老子的中庸之道很難!


  • 道被科學揚棄之後,人生只有一輩子,偶然出生人世,
    如果不能有花堪折直須折,等到無花空折枝,就枉為人世間走一遭。
    急功近利、強求而得、急迫感,其來有自。
    想跳脫人世間的種種追逐,確實需要對生命起源下一番工夫,
    否則想四十不惑而不動心,恐怕很難。
    不確定因素讓大家焦慮,對於生命的不確定,當然也會無所適從,
    跟著人世大隊伍前進似乎是一般人僅有的選擇。
    選擇任何一個方向都是一種莫大的賭注,
    信仰未必可靠,自己的成長是必然之道,
    保留修正的空間比較保險,
    孤注一擲太冒險。
    面對偌大的多重宇宙與不可見的形上世界,
    沒有什麼說法是必然的唯一答案或線索。

    也乎 於 2017/02/19 23:05 回覆

  • 松竹軒
  • 奇峰雙瀑懸
    綿迭隔塵煙
    碧水靜如鏡
    瀛洲入夢簾
    晚安~~這樣的境地讓人恬靜安然
  • 感謝松竹軒賦詩寫意
    中庸之道如是這般讓人恬靜安然

    也乎 於 2017/02/20 20:58 回覆

  • monica
  • 五十亦是半百
    走到這個ˋ階段~當是對人生有一定的體悟與圓熟才是
    其中這句
    外在人格(自我)必須是一個強大又有彈性的架構
    這也許可說是一個去蕪存菁的過程吧
    一種不斷的自我提升與改變
    謝謝分享
  • 年過半百似乎是一個很大的省思與轉折的起點,
    能否轉折還是需要看"對人生有一定的體悟與圓熟"是否達成了?
    像孔子就達成了,所以生命有了重大的翻轉。
    現代人的半百幾乎都還是在衝刺的階段,
    談省思還太早。
    現代人心思都在外,自我常常是旁觀者,
    以至心靈與事業是兩回事,
    自我被冷落久了,憂鬱、躁鬱、疏離漸漸產生。
    自我如何能建構出一個強大又有彈性的架構?
    在"不斷的自我提升與改變"之中,
    想必妳的自我已逐漸結構出彈性的架構。

    也乎 於 2017/03/14 18:09 回覆